-牵绊-

-会不定期发粮但只要点个赞就足够不求关注-只会发各种牢骚和自我满足的透明人-

恋爱写真

灿烂的晨光透过晨雾,穿过水蓝色的窗帘,一缕缕的洒进房间里的二人床上,暖暖的阳光懒洋洋的照射在熟睡的人身上。其中有着棕红发色的人貌似察觉到有刺眼的光亮打扰到他的睡眠,眼皮微微的颤动,但还未适应阳光亮度的他只能微咪眼睛,再慢慢睁开,在反复适应了刺眼的白光后才慢慢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越过窗帘的晨光。正想坐起身的他突然感觉到沉重的左手,才想起身旁的人还在香甜的梦里熟睡着,左手被对方当做枕头沉沉的躺着。因为不想打扰到恋人,他用空出来的右手去搜索隔壁桌面上的电子钟,显示着早上九点。

啊,好早,但已经睡不下去了。

冒着不想打扰到对方的想法,他小心翼翼的抽出左手,因为长期不动导致麻痹,他轻轻活动下左手准备下床,而对方似乎不愿醒来,呻吟一声后转过身子继续睡眠。

他的注意力又回到对方的睡颜上,几缕发丝合着脸型随意的躺着,衬托出对方精致的脸蛋,双眼紧闭着,挺翘的鼻梁发着微弱的呼吸声。他的手指无声的抚上对方的双唇,轻轻的摩擦着。每当吻上这片唇瓣时,会从原本的苍白变成诱人的殷红,让人欲罢不能。

他附下身子,在对方光滑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然后悄悄的离开房间准备早餐。

 

他来到阳台前的落地窗户,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旁边雪白的墙壁上贴满着照片,内容除了各式各样的风景之外,剩下的全是同一个人的身影,他嘴角的笑意,他眼神里的波澜不惊,他撩起头发的姿势,还有他出神望着前方的背影。

对,他们最开始接触的起点就是因为双方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引起的。

 

Adventure是日本大型的摄影公司之一,摄影师的资质或模特的风格毫无疑问是高水准的。创世人是从摄影师成功转型为资深顾问人员的八神太一,而和他一直签约的模特石田大和也成为模特界的元老级人物。而他们的兄妹高石岳和八神光也是摄影界和模特界数一数二的人员之一。

而本宫大辅是Adventure旗下的一个摄影师,原本默默无闻的他在拍摄了一组江南小镇的风情之后而有了起色,慢慢的因拍摄风景而终于有点小出名,被太一看好的人选。

大辅遇上一乘寺贤时,他已是一名出色的模特,但因为某些原因,他放弃了原本栽培他的公司的签约,来到Adventure。他优雅高贵的形象深得广大女生的喜爱,偶尔的高傲气势更是为他锦上添花,但只要是和他合作的人都知道,现实中的一乘寺贤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男子,跟拍摄时犹如另外一个人,能做到如此的出神入化,表示他对自己的形象定位做了不少的了解和认知,使他进职不久便有了一定的地位。

专属拍摄自然生态的大辅本应不会和对方有任何的了解或深知,虽然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和他合作,从他的摄像机里看到的是另一个眼神冷漠,宛如对周遭的事物毫无关心可言,当离开了摄像机之后,他看的是一位嘴角划出好看的弧度,用柔和的声线说一句“辛苦了”。

平时还会听到关于他的言论,大多都是对他的赞美或者女生们的花痴,但不知为何会冒然出现他狂妄自大的流言。有时大辅听到这里有点愤愤不平,那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个自大狂,有点想象不能。

或者,我只是不了解一乘寺贤这个人而已。但不知为何,想要了解他更多,更多。

心中有不知名的欲望在增长着。

 

于是他为了想要放下这不知名的欲望,他放下工作时用的普通相机,带上自己一套最爱的单反相机,背上背包,来到他因拍摄此地而出头的城镇:江南小镇。

为什么会选择那个地方作为目的地?因为那里有着把自然与人情搭建的无比巧妙的生态环境,蓝得纯净的天空,居民纯朴的歌声,每寸土地的一草一木都透露着生机勃勃的信息。却也看不清他最初的摸样,他的从容大气洞悉着尘世的洒脱和自然,貌似永远呈现出淡漠而温情的姿态,看不清,也猜不透,怎样也融入不了。但这种寻常却让他想要更接近,想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姿态呈现于世,也能一时远离繁琐喧闹的城市。

他的同事已经不是第一次难以想象,想大辅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怎么会喜欢这种幽静闲暇的地方,但仔细想想,从选择职业这个角度想的话,选择摄影师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决定了。

果然,真人不可貌相。

 

下了火车后,再坐一个小时的车程才到达。大辅为了打发时间,他插上耳机,隔绝与外界的互动。窗外的白桦树在不断的往后倒退,阳光透过树叶,星星点点的钻进并不多人的车厢里,在棕红的发色上跳跃着,头上的护目镜张扬的反射着阳光。

随着耳机里的歌曲不断结束,车子也准时的来到了小镇。大辅下了车后深吸一口气,车上浑浊的环境让他有点晕眩,待回复状态后,他便开始寻找已预约好的旅馆。走在由石板铺道而成的街道上,鞋底踏在街石上的清空声音在耳边回荡着,也清晰的听到自己每一下的心跳声,在叹息这种宁静的氛围的同时,也有种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直觉。

 

花费了不多的力气来到旅馆,登记好入住后他放下背包,拿起了必需品和相机后便开始记录这片美丽的土地。

古老的瓦砖房屋透露着历史的久远,屋檐挂着各式各样的牌坊显示着古代的气息,边上的灯笼在街道里若隐若现,为单调沉闷的灰白色增添少许活力,石拱桥静静架在河岸上,河里倒映着它古朴典雅的桥身,小舟轻轻的飘动在碧绿的河水,驾驶船只的老人脸上是自然流露的淡然平静。这一切拼凑成一幅和谐宁静的画面,让赏析人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大辅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遇到喜欢的地方便用相机拍摄下来,偶尔尝试当地的小吃,接着继续欣赏人与自然和谐的融合一体的画面。

有时候大辅也会不敢置信自己会如此喜爱这个地方,像自己这样热血且迟钝的人都能感觉到这里的平静,神奇的是自己也会跟着静下心来观察这里的人和物,由此可见这里的影响力是多强,他再次感叹这里的神奇之处。

正当他继续拍摄时,他从摄像机的镜头里看到了那位让他摸不清头脑的身影。他站在河岸边上,面向着前方,清爽的微风吹起了他的发丝和衣服,眼睛出神的望着河的对岸,以至于当相机的咔嚓声响起才注意到有人在拍摄。他惊讶的转过身,看到了拍摄者后便礼貌的微笑。而大辅却被对方一个普通的笑容迷住了,手指情不自禁的再次按下快门。

或许这次的行程,不能平静下来欣赏了。

 

“一乘寺。”“本宫君?”

两把不同的声线同时响起,二人都不约而同的惊讶了,大辅是受惊讶较大的一位,因为他想不到对方能记住自己的名字,说不高兴是假的,心中的愉悦感直线上升。

“在这里见到本宫君好巧,说起来本宫君是拍摄自然生态吧。”对方率先回过神,礼貌问到。

“啊,啊是啊,正好想过来这里拍摄新的照片。”大辅摸摸后脑勺,想掩饰所谓的谎言。如果说因为他而来到这里的话,动机会不会太明显了。

“一乘寺才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工作的原因吗?”大辅为了不露出破绽于是转移话题。

“啊工作也是其中一部分,但,”他停顿了下,“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本宫君吧。”

大辅一时语塞,因为对方的回答根本意想不到。因为我什么的,这么说貌似犯规了吧。大辅默默在心里吐槽,原本平静下来的地方再次剧烈跳动着。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你拍摄江南小镇的一组照片,从那里看到除了古色古香的味道之外,还能感受到它那淡然的气质。”贤的上身附在河岸两旁由石砌成的围堤上,右手托着腮淡淡说到。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表现出与他人不相同的气质,因为模特吗?他的举止投足都自然无比,淡淡的口吻显得云淡风清,与这里的环境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却也难以接近。

对,就像这个小镇一样,被淡然而温情的姿态所吸引着,却也感到两者之间距离的遥远。

大辅重新在心里定义了对一乘寺贤的看法。

总觉得,又陷进去了。

 

那天的贤已经把工作完成了,离开的时间是在明天,而大辅又不急着拍摄,于是在当天余下的时间里,两人漫无目的的闲逛着。大辅说着他在这里遇到过的人和事,说的方式更是风趣幽默,贤则在旁侧耳倾听,偶尔附和对方的话语。他发现这座乍看宁静的小镇其实是充满欢声笑语的地方,并不是想象中的沉闷,这让他有点惊讶,却也慢慢发现小镇的魅力之处。

而大辅手上的相机没有因为暂停工作而休息,相反忙碌起来。他记录着贤的一举一动,因被偷拍而害羞的红晕,因发现新鲜事物而露出的惊喜目光,因跑在前面转身对着自己的淡然一笑。。。。。。他发现从相机里看到的贤是千变万化,如魔法师般的变化无常。

想到这里的大辅心中突然多了一个疑问:那真正的他又是哪个?

 

整整的一下午他们都在小镇里东逛西逛,晚上吃完晚饭后再辗转到酒吧。

酒吧是大辅选的,因为那里的人相对不多,播放的音乐不是吵杂的迪斯科,而是轻松自在的爵士乐,里面的老板是一位斯文有礼的绅士,也因去的次数多了而颇有熟悉。

他们随意点了一杯鸡尾酒后继续之前的话题。但大辅想不到的是对方的酒量出乎意料的小,以至于只喝了两口后便微微脸红,说话也慢慢偏离话题。但也恰巧知道了贤离开之前的公司的原因。

原来之前在公司里流传的都是事实,但本性却不是如此。刚进模特界的他是虚心学习前辈们所教的要点,但慢慢的掌握之后不知不觉的自大起来,一切都不放在眼里。所谓的不可一世。

而这样的他在一次看过一本杂志后,心里不知为何平静了下来,随后回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为此愧疚,因为那根本不是他想要的,在被人夸赞的同时也应该保持谦虚的态度才是他一直所要贯彻的。在反省自己的同时也发现让他平静的源头,只是一组普通的风景照片而已,为何会有足以平静一个人心的力量,是拍摄的地方?还是拍摄的人?为了寻求答案,他在杂志里搜索着相关的讯息,看到右下角一个小小的字样写着拍摄者:本宫大辅。

他一边默默的记下名字,一边改变自己的态度,但风格却没有改变,因为他想时刻的提醒着不要过于骄傲,所以继续保持原型,也因为这样的反差从而获得比以前更高的欢迎程度。

在合约即将过期时他没有继续签约,而是来到新的场地Adventure,原因当然是为了与那位拍摄者见上一面。原以为对方是一位沉着冷静的中年男子,但见识后才发现是出自一位热血阳光的年轻男子手上,岁数大概和自己相同,在接触之后更是得知他偶尔的粗枝大叶,很难想象那组恬静的风景照片是出自这样一位的人手中。

不,能喜欢那样的山水风景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果然,真人不可貌相。

 

这是一乘寺贤对本宫大辅的评价,虽说是酒后乱言,但不失真实,所谓酒后吐真言嘛。

大辅在旁边默默的听着贤诉说着,突然觉得不管是镜头前的他还是现实中的他都不是真实的一乘寺贤,像这样诚实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并努力改进的人才是真正的他,这种认真的态度他很喜欢,而且还带有一点可爱。等等,可爱?大辅突然为自己的想法而被吓到。

但是。。。他望着对方因醉酒而微微染上红晕的脸颊。

的确挺可爱的。

 

临近深夜时分,大辅扶着贤离开酒吧。原本想送对方回去却不知道对方的旅馆,咎于对方的状态,他决定先回自己的旅馆休息,明天再作打算。

他们艰难的回到旅馆,打开房门后用尽量轻柔的力气把对方放在床上,然后打开微弱的床头灯。大辅望着对方的睡颜,口中偶尔说出类似梦呓的话,他安下心,转身准备今晚睡沙发的时候,床上的人突然坐起身用力拉了下大辅的手,他惊呼了一声,和对方一起倒在床上。正当要埋怨对方装睡时,他看到对方波澜不惊的瞳孔如海洋般深邃,微弱的气体从淡白的薄唇呼出,白皙的脸上还残留着因酒精引起的殷红,深蓝的发丝划出的弧度显示着主人清秀的样貌。他突然感觉到内心有什么燥热的东西在趋势着他,喉咙发不出任何字句,但这个时候应该不用说什么,而是直接用行动表示就好。

所以,他吻上了对方的双唇。

软软的触感如同女孩子般的柔软,他试探性的舔舐对方的唇,对方不但没有拒绝,而且还主动的迎上自己。大辅听到有一条名为理智的线断了的声音。好像,停不下来了。

带有粗暴的吻不断袭来,疯狂的索要着对方,两具身体的温度上升到极点,汗水的味道和淫靡的腥味混合一起,不断刺激着神经,双方犹如忍耐多时而终于等到爆发的时机。

所谓的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天最先醒来的是大辅,他第一时间是看下手机的时间,十点零三分。正当他感叹着已经这个时间和准备起身时,右手突然感到一阵麻痹,这时才发现手臂被贤当枕头睡得香甜。他顿时感到惊吓,脑内努力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他们昨晚喝完酒后他扶着对方回到自己的旅馆,然后。。。。。。。啊。想起全过程的本宫大辅感到一阵汗颜。

他跟一乘寺贤上床了。

他开始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就算自己再怎样冲动但这个冲动未必太大了吧。大辅默默的埋怨自己。但心里的某一个地方貌似在提醒着自己,是时候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了吧。

为什么想要缩短跟他的距离,为什么想要了解他更多,为什么会如此的抑制不住的要他。

答案其实早就出现了。

喜欢,吗。

他看着对方的睡颜看到入迷,空出的手情不自禁的抚上对方的脸颊,似乎是惊醒到对方,他急忙的收回手等待对方醒来,他眉头微皱着,随后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像是没发生过任何事的说声早安,而对方也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句。可能是醉酒的原因,他感到轻微的头疼,手轻轻的揉着太阳穴好让自己清醒。呆呆的样子也好可爱。大辅在心里想到。

大概过了几分钟后,贤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服,而且和对方暧昧的睡在一起。。。他不能把昨天的事完好的记起,只能迷糊的记住喝酒之前的事,之后的事完全不记得了。大辅看出贤的疑问,于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昨天我和你,做了。”

对方没有声响,似乎还未反应过来,但大辅没有理会,继续说到。

“其实,从你入职那天起我就喜欢上你了,能和我交往吗?”

这次,对方终于有了反应,他惊讶的望向对方,眼神里透露着认真的讯息,他转过身,退到床边,用微弱的声音说:“让我考虑一下。”耳根是满满的红。

 

大辅为了不让对方尴尬,于是他先起身洗澡,然后换好衣服出去工作,走之前还歉意的说“不能送你回去真是抱歉。”最后悄然离去。

发生各种事情后根本不能集中精力拍摄的大辅在两点多的时候就回到旅馆休息,当他再次回到房间时,对方早已离开。他知道一时间接收这么多的信息是要消耗一段时间,所以,他会等的,不管是好,还是坏。

 

两天后,大辅再次回到工作单位提交照片,没有看到贤的身影,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工作的时间和职业根本不一样,就算想见也不会这么容易见到吧。他安慰到,但内心的深处还是叫嚣着想见他的冲动。

之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辅在某一天晚上因修改一组照片而加班到晚上十点,当他走出公司门口后,他看到了日益想念的人。

贤靠在墙上,双手因秋风的寒意而插在口袋里,当听到脚步声时,他的视线从地面转移到门口,眼神对向了那个向他告白的男人。他礼貌的笑到。

“终于等到你了。”

诶,是特意等我的吗?大辅在心里想着,想到贤特意在门外等了这么久时间而感到不好意思。突然想问对方为什么不去公司内等时,对方已经迈开脚步说:“走吧。”

而他已经不假思索的跟上对方了。

 

因为临近深夜,街上基本没几个人,马路上的汽车少之又少,道路两旁是昏黄的路灯,周围一片寂静,显示着这个城市在休息当中。

他们缓慢的行走着,大辅表面上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其实内心是紧张得要死,虽然做好了对方会拒绝自己的准备,但等待的时间还是煎熬的。

当他准备开口时,对方抢先一步说:“本宫君,关于之前的事情。”

听到这里的大辅乖乖闭上嘴巴,等待对方的下文,但对方的视线被一只突如其来的猫吸引了,他走过去蹲下身子,手抚摸着猫柔软的毛,而那只猫也讨好似蹭了蹭他的裤脚,可能是饿了。

“没有食物给你真是抱歉。”脸上是歉意的笑容。它貌似听明似的,突然离开贤的身旁,高傲的离开了。

“其实我之前就在想,”贤再次发话,依然保持着姿势,眼睛没有离开过刚才猫呆过的地方。

“在我看到那组照片的时候,心里好像漏跳一拍,好像有哪些东西即将改变,一开始以为只是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而已,但在之后的认知和接触后,我发现原来不止自己改变了。”

他把脸转向大辅,嘴角划出好看的弧度,背后的车头灯和路灯融合一起,他看不到周围的一切,他只看到面前喜欢的人和衬托着他朦胧的灯光。

“我好像也喜欢上了这个人似的。”

大辅没有用摄像机拍摄下他认为对方最美的一面,因为他觉得这不是镜头所能表达出的美,所以他偷偷的把这画面记在心里,只有脑内才会完全呈现出当时的画面,和自己激动的心情。

 

煎蛋的香味在屋子里漫溢,桌子上是简单却不失心思的早餐,大辅做好早餐后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拿起放在旁边的相架,那是他和贤在之后的旅行中所拍摄的照片,照片里的二人是发出内心的笑容和满满的甜蜜,也是他们唯一一张合影的相片,因为相比他们的合照他更喜欢记录爱人的点点滴滴,但也小心翼翼的爱护这张照片,因为只有一张也是他们最爱的照片,如同那天他回复自己的心意的画面一样珍贵。

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贤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早安”。睡眼朦胧的样子也是大辅最为喜爱的一面,他不管看多少次都不会厌烦。他来到贤面前,在他的唇上轻戳一下。

“早安。”

 

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装载着的是二人幸福的笑脸,那画面名叫“恋爱写真”。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