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绊-

-会不定期发粮但只要点个赞就足够不求关注-只会发各种牢骚和自我满足的透明人-

来做个约定吧。

冬天的午后阳光明媚,照射在身上暖暖的,原本应该是个好天气,却因为雾霾的原因,看不到湛蓝的天空和纯白的云朵,只能看到刺眼的亮光和地面淡黄的阳光。

  一乘寺贤站在一个离机场不远的空地上,就在刚才不久,他目送了他爱的恋人离开。以为是离别的氛围应该会是一个下雨天,但今天并没有想象中的蒙蒙细雨,太阳不会因为某人的离开而乖乖的躲起来,它照样肆无忌惮的出现在头顶上。

  这样的好天气不适合现在的心情。

  回忆也总是在不合时的时候出现。

  

  有一次在炎热的夏天里,他和恋人来到附近的夏日祭游逛。却在中途走失了,贤拼命的寻找他的身影,同时心里满是慌张。在发现他在离祭奠不远处的草坪上悠闲的坐着时,他一气之下走过去说:“为什么离开时不跟我说声,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吗?!”

  而对方看到自家恋人气喘呼呼的样子,一直好脾气的他此刻却因为一些小事而生气,顿时觉得无辜,但从未见过恋人如此慌乱,仅剩的一丝冤枉也被担心的情绪给压了下去,转而担心自家恋人的情况。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贤在意识到自己失态后,随即觉得自己的担心而生气对方很不合理,于是一时没有了声音,无措的坐在恋人旁边。气氛陷入尴尬之中。

  对方似乎意识到自己在纠结,于是无声胜有声,他牵起恋人的手,宽大的手掌和温度令陷入困乱当中的贤慢慢冷静下来,他明白对方也在担心自己。

  “以前,”柔和的声线缓缓传出。

  “有一次和小智哥哥也在逛夏日祭时走失了,在原地等了好久也没有被找到,在自己差不多着急到哭时,小智哥哥喘着气出现在眼前。之后他牢牢的牵着我的手一起回家了,后来他跟我说了这样的话,‘如果两个人走散了的话,一定要把对方找到,不管在哪个角落里,因为在这宽广而陌生的世界里,那两个人就像走失的孩子般,找不到依靠。’”

  被牵着的手微微收紧,随后说到:“不管在哪,我都会牵着你的手的。”

  即使是毫无根据的话,但贤也好想相信着对方。

  因为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自己就会无所畏惧的吧。

 

  可是,你还是食言了。

  即使知道那不是你的错。

 

  当听到对方要移民时,原本平静的心脏突然被悬挂在空中,然后重重的坠落地面。感觉自身的反应已经跟不上现实的节奏。等回过神后发现对方也是一副不情愿和难过的表情。

  这时他听到自己轻笑一声,然后抱着恋人,在他耳边轻声说到:“只要今晚,请一直抱着我。”

  对方随即紧紧的把自己拥入怀中,一丝也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他们无数次的亲吻对方,一个晚上也没有一句话,直到睡意来袭,太阳从地平面升起时也没有放开双手。

  贤只是想呆在恋人身边,只是这样想而已。

 

 

 

  天空的上层是厚重的云朵,阳光也难以照射进来,但从机舱的窗户还是能看到令人睁不开眼睛的白光。

  本宫大辅独自坐在飞机上,和父母的座位不同,他一个人坐在靠窗户的位置,而父母则坐在后方的座位。隔了一个位置坐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手指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飞舞着,敲打的声音不断传来。

但大辅无暇理会,他出神般的望着窗外的云朵,思绪回到不久之前。

 

今天来送机的只有一个人,是他爱的恋人。当父母过去办些简单的手续时,只剩下他和自家恋人。听不到机场里的提示声和窗外飞机的呼呼声,看不到过往的陌生人和外面降落的飞机,一瞬间的世界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存在。

“谢谢你今天来送我。”大辅率先开口。

“没事,因为今天不来的话恐怕以后没有机会。”对方如实说到。

他就是这样,明明到最后关头也可以这样无关要紧的说出事实,明明他很不舍得自己离开。

明明,很爱对方。

恋人见自己迟迟没有声响,而他要乘坐的航班也要准备登机时,他张开双手,说。

“既然要走的话,就来个离别的拥抱吧。”

别这样,不要摆出快要哭的表情啊,说好的要笑着离开。

而且,笑容才是最适合你的呀。

于是大辅狠狠的扯开一个笑容,尽管有点难看,他走过去紧紧的抱着对方,力度就像要把对方融为在自己体内般,久久不能松开。耳边传来的是不知名的啜泣声,是悲伤还是难受,他无从所知。

笨蛋,说好的要笑着离开呢。

 

那天和他说了自己要移民时,他自己真的很不舍对方,自己也有跟家里人提议,却什么用也没有。他也很气愤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好好保护自己的恋人,他恨自己的无能。

可是耳边突然传来一句话,让他仅剩的一丝理智顿时奔溃。

“对不起。”

他双手紧紧的拥抱对方,力度就像坏掉的程度,同时又小心翼翼的亲吻恋人,犹如宝贝般珍视。之后他们没有沟通一句话,直到沉沉睡去,黎明的阳光跃出时也没有松开对方。

大辅只是单纯的想和对方在一起,只是这样祈祷而已。

 

可是自己的祈祷并没有被听见。

时间还是继续流逝,现实也不曾改变。

 

 

二人同时望向同一片天,即使身处远方,内心还是想着对方的事,而他们恰巧的定下同一个约定。

“快点把我忘掉吧。”

“然后继续生活下去吧。”

 

“就这样,来做个约定吧。”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