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绊-

-会不定期发粮但只要点个赞就足够不求关注-只会发各种牢骚和自我满足的透明人-

偶尔。

十月踏入秋高气爽的季节,炎炎夏日已经逐渐离人们远去,虽说没有了火辣的太阳,取之而代的是凉爽的清风,却也增添不少忧郁的气氛。马路两旁的树枝上有几片枯黄的树叶摇摇欲坠,纯白的小野花在路边摇曳着,犹如经不起风雨般。

一乘寺贤漫步在回家的路上。自从因为工作的关系而长期居住外地,除了假期之外都没有回过家,也不会像这样行走在熟悉的街道。而这次回家是因为在某天夜里接到父母打来的电话,虽然只是常见的嘘寒问暖,却温暖了贤心中软弱的地方,也想起自己真的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回家探望,出于私心还是向老板请了三天假,踏上归家的路途。

在火车上看着静止的树木不断退后,思绪仿佛跟着倒退,却由于时间的洗礼,不能清楚的忆起全部,但有那么一个身影,就算历经多长岁月也不会模糊。

一个名为本宫大辅的男人。

那个勇往直前,阳光明朗的男人,自从把贤从黑暗之海拉回来之后,他们就结下了一个不解之缘。

他们是在高中时代牵起了对方的手,个中的幸福和心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经历了风雨后便是平淡的日子。看似能经起柴油米饭的生活的他们却也不知什么原因,在大学毕业后分离了,之后的二人也默契似的离开熟悉的地方,去到陌生的外地工作。

以为是永无尽头的二人,却也在某一天里迎来了句号。

连分手的原因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时隔多年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除了无比的熟悉之外,也触景生情了。

 

路过公园时已是旁晚时刻,看到两三个小孩在玩乐,脸上是开心的笑容。但吸引贤的视线并不是他们,而是旁边摇晃着的秋千。因为没有维护的原因,铁链上锈迹斑斑,座椅的木板上也泛黄不少。清风拂过,秋千发出“吱吱“的声音,似乎悲哀的叹息着。贤来到秋千面前坐下,轻轻的荡起。有点回归到童年的时刻,但背后再也没有人推起自己,无论是哥哥,还是大辅。

离开公园后便回到家里,突然看见儿子回到家的父母很开心,母亲在一旁说今晚要煮儿子喜欢吃的菜,父亲则平静的问最近过得还好吗,虽然之前的电话已经问过了。

长期处于工作压力的贤再次感受到只属于家庭的温暖,但心底的某一处还是会感到空虚。

 

因为早上坐火车的疲惫于是他早早的休息了。进入被窝后却意外的感到清醒,辗转几次后还是放弃针扎,准备坐起来看书。

窗外的月光无声的钻进房间照亮黑暗,宁静且优美。唯一的缺点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存在,相比之下贤更喜欢太阳,能温暖人心中冷漠的地方,却也存在着过高的温度而灼烧的危险。

却也阻止不了对他的喜爱。

他还记得以前的每个夜里背后都会有人将自己拥入怀中,然后安心入眠,对方平静有力的心跳声是最适合不过的安眠曲。

但习惯是可怕的。刚来到陌生的环境和面对陌生的人时,一切都是那么的生疏,加上习惯的原因导致有一段时间他严重失眠,就算盖了多少张被子,背后还是感到冷冷的。

而他给自己安慰着,没有了谁也可以照顾好自己。

至今为止贤已经习惯了除工作上的合作外基本都是独自一人,并不是他不喜欢那里的人,只是习惯了而已。

但偶尔,还是会羡慕两个人,一个人又如何温暖自己。

 

贤不知道自己怎样入眠,只知道第二天起床时看到旁边的电子钟显示着早上八点零五分,虽说休息日能晚点起床却已经没有睡意,便决定下床准备洗漱。在客厅里已经看到早起的母亲准备着早餐。母亲亲切的声音和早餐的香味使贤想起了自己还在家里的现实,于是洗漱完毕后便坐在餐桌前享用久违的早餐。

用餐完毕后的贤出门到街上随处逛着。早上的街道大多是运动中的人和出来晒太阳的婴儿,小宝贝的脸上偶尔露出天使般的笑容,幸福和谐的画面;看到熟悉的店铺会进去看下或者买一些想买的物品,也感叹到附近的建筑物不知不觉中变化了很多,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也不知道逛了多久的他在一家唱片铺出来后,刺眼的阳光肆无忌惮的刺激着他的双眼,他微眯起眼睛,过后才隐约看到金黄的沙滩和蔚蓝色的海平线。

是海岸。

像导火线似的,脑海里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他记得大辅和他偶尔会来到这个海岸边散步,或是坐在岸边上,或是对着大海呐喊。

那些他们年少轻狂的岁月,也不顾忌旁人的目光,只是一心一意的想着那时的梦想,和身旁的恋人,伟大而遥远的梦想和毫无杂疵的恋情。

但那些,只会存在于记忆里,而现实,已经物是人非了。

贤望着那遥不可及的海平线,海面被阳光照射着,波光粼粼,与空中的天蓝形成一片,一瞬间觉得世上只存在着纯净的蓝色。

他想起已经是二十五岁的他们已褪去稚嫩的脸蛋和青少年特有的热情和对爱情的奋不顾身,但时间无情的推使着人前进,在不断成长的同时也逐渐失去原有的事物,或是错过了一些重要的人。所谓的身不由己。

就算开场白和中途有多么欢快,也始终改变不了悲哀的结局。

他很理解这其中的道理,而且亲身经历的体会更加深刻。

当人在不可抗拒的成长时,也在不断念旧,但只能念旧,时间不允许人回到从前去改变某一些事,无论是艰辛还是快乐,它只会机械而规律的前进,每一天都是不同且新的一天。

残酷而美好着。

所以贤只能望着每一个和他以前的恋人走过的地方,回忆着当时的场面,和那人的音容相貌,一切犹如昨日重现。

可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能回去改变,即使是不情愿的回答,有点自作自受的感觉。贤自嘲的想着。

就算如此,偶尔还是阻止不了忆起你的自己,也深知思念再怎么强烈,也不能传达出去。

但偶尔还是会想起我们并肩站在忆起的画面。

 

直至中午时,想起自己应该要回去的贤准备离开时,迎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擦肩而过。在停顿两秒后回头想看清那人的相貌,而对方也心有灵犀的转身,酒红头发上的护目镜依然张扬的反射着光芒,那么耀眼。贤在看清对方之后只是愣了楞,但对方也显然出现了惊讶的表情,但对方随后露出一个柔和的笑,一个不适合他的笑。

“你好,好久不见。”

贤回过神,转而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好久不见。”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