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绊-

-会不定期发粮但只要点个赞就足够不求关注-只会发各种牢骚和自我满足的透明人-

Daydream


*cp:辅贤

*只是以前辅贤的合本《初恋》的旧文,刷个存在感而已x

*稍微有些地方改了改但结局不改

*或许迟点会把以前的无料改一改再放上来[或许....]

 

 

这个世界,原本是这样的吗?

毒辣的太阳照射着大地。汽车在马路上飞快地驶过,仿佛一秒也不愿停留在原地。街道上的行人匆匆行走着,旁边擦肩而过的路人都有各自的生活。穿着打扮华丽的富人,中规中矩的上班族,嬉笑打闹的学生,就连白发苍苍的老人也在尽自己最大的能耐赶忙离开这喧闹的地方。各式的写字楼和商业广场形成城市中繁华的重要部分。

但这样的光景,却在胸口形成莫名的压迫。

他站在马路的最中间,身旁是密集的车流。当十字路口的交通灯变为赤红时,原本行驶中的汽车只好踩下刹车,无奈且烦躁地等待交通灯再次转变;而与之相反的马路旁的信号灯也变为绿色,人们抬起脚步纷纷匆忙地走向对面。当马路上的信号灯再次转为绿色时,坐在驾驶位置的司机迫不及待地脚踩油门,汽车呼啸而去。

各种嘈杂的人声和汽车的引擎声使脑袋嗡嗡作响,连一秒的思考时间也没有。而大辅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抬起头,入眼的是一片晴朗的天空,但因城市的污染使湛蓝的晴空铺上一层灰白,周边建立着密密麻麻的钢铁楼宇,摩天碍日的影子仿佛把朝气澎拜的阳光隔绝在外,只留下不见天日的黑暗。

那种想要到达外界而有心无力的感觉令人无奈。

大辅再次把视线转回前方时,他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休息日,又正想去买点东西所以自己才出现在大街上。但刚刚明明是绿灯自己却无动于衷是怎么回事!?他狠狠吐槽了自己一番后踏出脚步来到人行道上,在重重人海中逆行而上,却奇迹般地没有碰到路人,宛如在他要去的方向已经为他开通一条大道一样顺畅。头顶上的太阳炽热不已,他却感觉不到汗水渗出皮肤的触感,身体很神奇地保持着常温的状态。精神却恍恍惚惚,迈出的步伐并没有踏实的感觉,不可思议的轻浮使他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似乎有谁在催促着自己离开。

隐隐约约地看到两侧擦肩而过的路人谈笑的嘴角却看不清他们的脸,白光一样的无色覆盖着他们的躯体,只粗糙地勾勒出大体的轮廓。大辅怀疑是自己睡眠不足引起幻觉,或者只是在太阳底下呆太久而感到不适而已。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大辅不知不觉的来到警局门口。低头看下手表,这个时间差不多是对方下班的时候。于是大辅站在一旁等待对方的出现。不久后,那位身穿黑白制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视线所遥望的地方。黛蓝的发丝随风飘散,涣散的瞳孔在一瞬间突然有了光彩,嘴角微微上扬,向着大辅方向走来。

“哟,贤!”大辅露出一贯的笑容,伸出右手准备向对方打招呼。

面前却被突如其来的黑影阻挡了去路。

“啊前辈,您辛苦了。”一位刚下班穿着便服的同僚说道。

“啊,辛苦了。”对方给予礼貌的回答。

而对方却没有注意到身后还有一个人的身影。

他注视着正对面的人,对方的笑容令他感到漂浮,应该是出于习惯的礼貌面容,周围的嘈杂声和眼前二人的对话听起来像是比正常速度延缓了许多才传进耳畔,扭曲成难听笨重的杂声,抨击着脑内的神经。他们交谈几句后便转身走去警局的门口。

或许只是碰巧看不到自己而已,别在意。

“回家好好洗个澡休息吧!”大辅扯出笑容说道。默默转身离开。

 

 

***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时听到玄关关门的声音,大辅猜想是对方回来了。他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的水滴,一边走向客厅。

“我回来了,大辅。”对方微笑地说道。

“欢迎回来,贤。”大辅健气满满地答着,随即上前分担对方手中的塑料袋。

“啊不用,我自己来。”心领了大辅的好意后,贤自顾自地把买回来的食材放进冰箱内或厨房的水台上,然后准备今天的晚餐。清澈的水从水龙头里哗哗流出,蔬菜上还沾着的水滴在灯光下晶莹剔透,散发着新鲜的气息。对方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如同往常一样,并没有任何改变。

但平淡的生活才能经得起岁月的考验,比起轰轰烈烈,他们更喜欢细水长流的相守。这是不管大辅还是对方都认同的观点。

大辅站在原地看向厨房的位置,幸福的点滴从心底蔓延开来。直到挂在脖子上的毛巾传来湿冷的触感时,他才想起要把毛巾扔进洗衣篮里,于是重新折回浴室,扯下毛巾便随手扔进篮子后离开。

“大辅,能过来帮忙切菜吗?我忘记买几个鸡蛋了。”对方的声音从厨房内传出,大辅再走回客厅时看到对方急急忙忙地穿上鞋出门了。

“哦好的。”大辅还是回答一句,接着走进厨房接手。已经洗好的青菜放进沥水篮里备用,这么青翠欲滴的模样肯定是去他常常光顾的那位阿姨家卖的。阿姨性格热情豪爽,总要拉着自己聊个三五分钟后才罢休,真是不折不扣的话唠啊,感觉贤被她缠上的时间会更长。大辅默默吐槽后便着手切起砧板上已被处理了一半的西红柿。

刚切了一两刀后,玄关处再次传来清脆的声响。对方换上拖鞋后再次步入厨房把鸡蛋逐个小心翼翼地摆放着。

“啊这么快回来了,我还没怎么切啊。”大辅放下菜刀说到。

“怎么会忘记买了。”对方全然没有听到似的走到另一旁拿起玻璃碗,向碗里打进两个鸡蛋,然后随手拿起木筷把鸡蛋打散,一系列的动作流畅熟练,很快变成了明黄的蛋液,放在一旁备用,接着走回砧板面前继续切着刚才的番茄。

大辅苦笑了一声,他知道对方的做事风格从来都是全神贯注地完成到最后,以至于本人都不知道自己养成了停闭外界声音的习惯。

所以大辅选择安静地走出对方的工作范围,走到书房完成之前剩下的工作。

 

当菜肴和米饭的香味扑面而来时,大辅知道晚饭已经做好了,于是快步来到客厅享用对方的料理。饭桌上摆满的都是令人垂涎欲滴的饭菜,大辅还惊讶地发现全是他爱吃的菜肴,顿时在想今天是什么节日令对方如此大费周章。

而对方把碗筷一一摆好,然后在大辅对面的椅子坐下。二人同时双手合十说着我开动了后便埋头吃饭。

客厅内陷入一片安静中。

“啊对了,这次的番茄炒蛋尝试了另外一种方式烹饪,我觉得还挺不错的,当然和你的水准相比还是有差距的。”对方柔和的声线在耳边响起。

“啊才不会,贤做的料理也很棒啊。”大辅说完随即夹起一块番茄放进口中。

“真的很棒,不是瞎说的。”吞咽后再次着重地说道。然后换来对方温柔的笑容。

“对了,最近想找个休假去海边玩,你觉得怎样?”

“啊好啊,反正这阵子摄影的档期都排得很松。”

“我们也很久没去旅游了吧。”

“嗯,说的也是。”

“转眼间我们都双双踏入了社会工作,而我们也不知不觉中在一起这么久了。”

“啊。”

 

“为什么时光总是瞬间流逝。”

“就是说啊。”

 

 

***

早上七点的闹钟准时响起,大辅慵懒地伸手去按掉开关,转过身时继续睡个回笼觉。手臂想要拥抱那人的身肢时,只摸索到柔软的布料和飘渺的空气。大辅找不到熟悉的温度和触感后,不情不愿地睁开双眸,发现旁边的位置空荡荡一片,只有一缕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细缝中倾泻而出,在空处留下几个圆点的光晕。

啊对了,今天都是早班。大辅迷迷糊糊地想起,头脑伴随着一阵莫名的痛楚,脑海隐隐约约地浮现出昨晚的情景。他记得吃完饭后,对方便开始收拾桌面,但盘子里的菜还剩余着,他碗里的米饭也只吃了几口后就不再碰过。之后……

再次袭来的疼痛令他放弃思考。在大辅的印象中,对方很少会出现没有食欲的情况。难道是最近工作上出现碰壁?虽然知道对方喜欢把烦恼隐藏到密不透风的地方,但遇上这样的情况可能有点严重,不能就这样置之不理。于是大辅在做好打算后赶紧起身下床到浴室洗漱。冷水触碰到脸颊时,凉意透过毛孔传至神经触觉令大脑瞬间清醒,大辅想起自己早上还要处理之前拍摄的照片,无奈之下只好决定先回公司一趟再去寻找对方。

在检查好阳台的门窗是否锁好后,大辅准备转身离开时,被摆放在音响上的相架吸引了注意力,照片上的人大大咧咧地露齿笑着,好似天真烂漫的孩童般纯粹。双眼被玻璃面的反光遮挡着,他看不清照片上的真容。但他感觉到太阳的味道仿佛就在自己眼前,支撑着人的内心。

 

 

临近中午的休息时分,大辅终于可以从工作堆里脱离。前脚刚踏出玻璃自动门,一股夏日独有的热浪席卷而来,背后则是寒冷刺骨的冷风呼啸,而自己犹如站在两个区域的分界线进退不能。就好像徘徊在生死边缘一样,摇摇欲坠。

“是这阵子休息不足吗,怎么老是出现这样的幻觉。”大辅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好让自己不分神,随后踏出步子走进烈日下。

大辅一路步行走向车站,路旁的苍天大树形成天然的遮阳伞,阳光被斑驳地剪碎成点,投射至地面。街上只有几个人在行走,与饭店内逐渐热闹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大辅来到车站时,正好有一辆公交车到达。走上车后,凉快的冷气再次令身体感到舒适。但不知为何,心情变得平复不下。

“希望他平安无事就好。”大辅轻声念道。

 

下车后再经过一个小巷,就是对方现在正在巡逻的地方。大辅左顾右盼,却发现哪里都找不到对方的身影。他着急地走向下一个路口寻找,最后在不远处的便利店旁边的凳子上发现了那人的影子。大辅悬挂着的心终于放下,他换上欣慰的表情走上前。

“贤!”

对方听不到似地继续保持原状。

难道距离太远了?大辅小跑着来到对方面前,发现贤背后的衬衫早已被浸湿,黛蓝到肩的发丝也被汗水沾成几缕。

“喂,是不是太热了!赶快再找个凉快的地方坐吧。”

对方仍没有理会,自顾自地拿起放在旁边的警帽充当扇子随意地扇起风。

难道已经中暑了吗?大辅渐渐担忧起来,看到对方大汗淋漓的模样,立即想到首先要补充水分。

“那个,流了这么多汗不好好补充水分的话会缺水的。”大辅转身想要走进便利店里买水时,耳边却听到盖子被拧开的声音。他转过头,发现对方正大口大口地灌着矿泉水。

“什么嘛,你有水的话为什么不早说。”语气里透露着一丝的不快,但对方始终没有把视线转向自己。

不对。他开始感到有微妙的违和感。

明明我就在你旁边,你为什么没有注意到?

大辅眉头紧锁。

明明我那么担心你,你为什么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

喉咙逐渐干涩难受,却发不出任何音节。

为什么你会听不到我的声音?

他艰难的踏出一步,内心的不安正涌动着。

 

但是对方终究还是站起身,背对着他离开了。

 

大辅突然怔住了,眼前的画面让他感到无比熟悉。他突然回忆起昨天的晚饭后,对方默默收拾桌面,来到水台清洗碗筷时的背影。

那么落寞。

 

大辅越发感到不对劲,他说不出哪个地方脱离了轨道。直觉告诉自己:只有他、只有一乘寺贤能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他抬起脚步,但双脚犹如灌铅似的沉重难以抬起,可他已经没有其他精力顾及,只能使出全身的力气,奋力地追上对方。

他从清净闲暇的小巷追到人声沸腾的大街。他盲头苍蝇地找寻,身体逐渐疲乏。闹心的杂声让心绪也跟着烦躁,他顿时感到身心俱疲。但大辅还是不死心,继续在大街上奔跑。

几经波折后他终于看到了那个瘦削的身影。他艰难地跑向对方,而对方却离他越来越远。但他依旧目不转睛地锁定住那个背影,生怕再次把目标丢失。

当他几经艰难突破了人海时,对方就近在咫尺。他伸长手臂,就要触碰到对方的肩膀,但他忽略了马路旁的红灯、忘了自己身处的地方。

刺耳不已的车鸣直袭双耳,大辅转过视线,赤金的车头灯刺激着视网膜,令他一时睁不开双眼。当他用手遮挡在眼前时,撕心裂肺的疼痛毫无征兆的直袭心脏,大辅咬牙的站稳脚步,然而当视线恢复光明时,直面而来的货车早已穿过自己的身躯后离开,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而那股莫名的痛楚也随之消失。

但身后响起的尖叫嘈杂如电视雪花的“沙沙”声扰动着大脑的神经系统,令他无法平静。犹如走马灯剧场的片段突兀地在脑海里播放。

艳阳高照,同样的车鸣,轮胎因紧急刹车而留下深刻的痕迹,他一手推开了面前站在原地不动的人,而他自己,则被抛出几米远。他还听到了他声嘶力竭而近于绝望的呼喊,他把自己抱在怀里,温暖的体温令他昏昏欲睡,然后意识慢慢模糊,最终连他的模样也看不见了,只剩下无尽头的黑暗侵蚀自己。

 

什么嘛。

原来自己已经死了。

 

 

***

临近清晨,天空还是漆黑一片,但在东边的地平线已经有微弱的光线泻出,准备唤醒新的一天。此时,万物还沉睡在美梦当中。

唯独坐在客厅里的男子彻夜未眠,以及在阳台外注视了对方一晚上的灵体。

虽然他们早应陷入沉睡,不管是他,还是他。

男子整夜坐在沙发的旁边,右手放在凳柄上托着腮。浓重的黑眼圈布满在双眸附近,脸颊上有来不及擦拭的水痕。眼皮有想合上的趋势,但闭上了没多久又会微微睁开一条缝,窥看着摆在远处的照片,那个曾经属于他的太阳,那样耀眼,那么温暖。

但被隔绝在阳台上的大辅知道,属于他的太阳早已不再上升。

他望向遥远的边际,晨光正从细缝里泄露大半,周围的云朵被渐渐染成橘红,向外渲染。如此璀璨夺目的光景令大辅突然怀念起和对方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自己因为玩游戏输了而要接受惩罚,内容是在不久后的一个化装舞会上随即寻找一位单身的同性共跳一舞。原本也只是想随便找一位人士草草了事,但在舞会上,一位落单的清秀男子吸引了他的注意,脸上的面无表情却使他与世隔绝。大辅突然感到有一股悸动正鼓舞着自己,他试着顺从自己的意愿,前去邀请。而对方从开始的惊讶转换为笑容时,他看到苍穹深邃的眸子如夜空闪烁的星星渐渐散发光彩,右手轻放在大辅的掌心,嘴角的笑意越发温暖。届时一股暖流在大辅胸口流淌着,眼前的一切是他有生以来看到最美的景色。

但其实他并未意识到,名为“一见钟情”的种子在他心中萌芽了。

 

难怪别人说感觉随时随到,并不是瞎说的。但现实也总是变幻无常。这两点大辅确切地领会了,只是那深根蒂固的执念却暴露了自己的天真。

但现在,也只能被迫放手了。

大辅看到身体渐渐漂浮在空中,离开站了一夜的位置,他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他努力地让自己清醒,却抵抗不了疲惫的侵蚀。他在朦胧中看到太阳已经跃出地平线,光芒普照着大地,也感觉到身体正融入太阳温暖的怀抱,令他昏昏欲睡。

在意识消失之际,远处传来了如低吟般的歌声,其袅袅余音令他不禁沉醉。在黑暗之中,他看到了那个晚上和对方各显笨拙的华尔兹,脸上的笑容灿烂不已。

但这一切,已经离他很远,很远了。

 

也是时候,结束这场美梦了。

 

 

-End-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