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绊-

-会不定期发粮但只要点个赞就足够不求关注-只会发各种牢骚和自我满足的透明人-

Valentine's Day

 

*cp:映an

*设定依然是普通的大学生[之前有想过不如开个校园系列的坑但想想还是有点不切实际OTZ]

*OOC会有

*烧烤节快乐_(:з」∠)_

 

 

 



“呐ankh。”

“干嘛?”

“我想要情人节巧克力。”

“啊?”

 

金发少年侧身躺在床上,手里翻看着时装杂志,没看几眼便翻到下一页,似乎只是为打发时间而翻开。身后的黑发少年同是侧躺的姿势,但为了便于看杂志而左手撑着头,空出的右手毫不介意地搭在金发少年的腰部,手指时不时指向一页的某一件衣服说“这个不错”。

后来黑发少年感到左手有细细密密的麻痹,干脆枕在金发少年的肩上。突如其来的重量令金发少年不满地瞥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随后注意力回到服装琳琅满目的杂志上。

如此和谐的景象却被之后的对话所破坏。

 

“什么巧克力。”ankh突然起身,不经意将肩上黑发少年的头脑顶了回去,自己则重新调整好姿势继续翻看杂志,而后者顺势跌躺在床上,接着一跃而起盘腿坐着,身体靠向金发少年。他自顾自地翻起恋人手中的杂志,翻到其中有一页用粉红字体写着“情人节如何得到心仪的他/她 大作战”的标题。在这下面有几个夸张可爱的框架,里面写满细小的字体,除此之外旁边还附赠几个不同款式的巧克力图案。只差背景应声而起的粉红气泡作为点缀了。

“难得一年一次嘛,偶尔送我一次吧~”

“那天你也不缺巧克力吧,我记得你有不少的爱慕者。”ankh不明所以地看向映司,碰上对方纯粹的目光。

喂喂有点犯规了吧。

“但我想要你的那份,除了情谊之外没有收过其他本命巧克力。”毛茸茸的脑袋再次依靠在金发少年的肩上,重心全偏向对方。柔软的发丝扫过脖颈酥酥痒痒的,有种小孩向自己撒娇的错觉。

 “哼,想要的话先把今天的冰棍买给我。”ankh放下杂志,预感到自己又会被对方牵着走而率先改变现状,他起身离开床铺,走到衣架拿起外套穿上,一副欲要出门的样子。

“诶真的吗?!那现在就去!”映司兴奋地从床上弹起,全然忘了刚才因对方的突然离开害他失去支撑点而狠狠地倒在被褥上,顾不上有点发疼的脸颊,急忙地下床走向自己床铺旁的衣架。正当穿上外套时,听到铁门的门锁发出转动的铁声,抬头看到ankh已经一只脚踏出宿舍门口了。

“啊等等ankh我还没穿鞋!”边说边慌忙地把脚套进皮靴。

“笨蛋映司,我忘了一些东西放在kazari那里了,不是现在去买。”ankh一副恶作剧成功的样子说道。

“那我和你一起去,之后就可以买…”

“忘了说还要看那天本大爷的心情。”

趁映司还没反应过来时ankh得意地轻笑一声,然后慢悠悠地走出宿舍了。

“啊都说了等等我…!”在愣了一秒后才回过神的映司潦草地绑好携带,锁好宿舍后小跑追上金发少年的脚步。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溢出。

 

 

 

***

“呐ankh。”

“什么。”

“你会送巧克力给火野吗?”

“所以说为什么就是离不开巧克力这个话题。”

 

今天早晨是无关紧要的选修课,在还没完全变暖的早春还会夹暇着冬天的气息时,大部分学生都会选择在宿舍睡大头觉而翘课。

ankh原本也是其中一员,尽管早上被映司提醒一句“再不去上的话期末就要补考了”的警告,但也不足以改变现状,翻过身继续自己的睡眠。直到映司再补充一句说:“对了,今天社团要赶一个活动准备,已经请好假了,你去上课的时候顺便把我的假条也带过去吧。”

说完把纸条放在对方的桌面上后离开了。

 

留下一脸不爽的ankh被迫从温暖的被窝中起来。

 

从起床的那一刻起,ankh一直处于焦躁状态。对于早上起不来的状况都是映司帮自己点名,才让自己的考勤记录没那么难看。原本打好的如意算盘却因突发事件而被破坏,再加上今早的起床气,烦躁的情绪直飙顶点。同时,讲台上的老师仿佛一个催眠师,他正奏着无比深奥的乐章,让听的人昏昏入睡。但ankh恨自己现在神智清醒,对于想睡又睡不着的焦虑已经让坐在旁边的mezuru感到一股深深的怨念。

“我还真希望你直接睡觉而不是到处散发低气压。”稳重的黑发少女停下手中的笔,顺便将阻挡视线的发丝撩到耳后,无奈地提出意见。

“擦,可以的话我才不会来教室。”ankh换了翘腿的姿势后说。mezuru叹着气摇了摇头,因为隔壁的影响直接选择放弃听课,转而右手托着腮,故作神秘地看向旁边,视线停留在对方身前的桌面一角。

“你不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吗?”

“二月十四。”ankh瞄了隔壁一眼,后者勾起嘴唇,从抽屉的背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盒,天蓝色的包装纸作为底色,右上角是由粉红的缎带绑成的蝴蝶结造型,一暖一冷的经典颜色搭配。

看到依然不知所以的ankh,黑发少女白了一眼补充道:“巧克力。”

“是巧克力又怎么了。”

mezuru已经分不清对方是扮蠢还是装傻,顺便吐槽火野映司的择偶标准。

“今天是情人节。”提问者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重点。听者则一脸无谓的表情随口应了一声后再没有理会对方。

但气氛明显缓和了。

坐在隔壁的友人看到金发少年两眼放空后也不再搭话,把巧克力放回背包后拿出手机刷起推特来。

“那个,是给gameru吗?”低沉的嗓音再次传来过来,mezuru先是愣了愣,在确定是和自己说话后才小声回应。

“嘛…姑且当作他一直给我糖果的回礼……”

ankh惊奇地发现,平时冰冷如霜的友人如一般的青春少女,在谈到有关恋人的话题时,松展的眉宇间向外人传递着幸福,不经意的笑容和浅淡的绯红好似能够融化一切冰雪的暖春里的一束阳光。

突然想到自己也在某人的阳光下被照耀着。

 

 

 

***

“欢迎光临!”

精神饱满的声音自金发少年进入便利店后响起。剩下的课ankh并没有打算去上,反正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课而假条给了班长代理,所以也就无所顾忌地逃跑了。

熟门熟路地走向冰柜的位置,拉开柜门后取出一只五彩缤纷的包装袋,每日一根冰棍对ankh来说是一天中必不可少的环节。然而当他经过熟食成品的冰柜前定眼看了一两秒,接着拿走几个物品后才走到收银台结账。

在收银台前的一列货架上摆满了许多五花八门的巧克力,但ankh扫视了一眼后便掏出钱包付钱,并没有再放更多的注意力在货架上。

而巧克力依然一动不动地被摆放在原地。

 

“谢谢惠顾!”

伴随着玻璃门自动开关设置的短暂音乐,金发少年踏出了便利店。他舔着右手上拿的水蓝色冰棍,左手提着一个塑料袋,步伐缓慢地走向志愿者社团的方向。

 

 

 

***

在第三节课的下课铃响起之前,ankh终于来到了志愿者社团工作的课室。似乎是突发的重要活动,杂乱无章的人声和乱串的人影令人眼花缭乱。正当ankh准备进去寻找映司时,后脚还没迈进课室,眼角已经瞟到了火野映司就在离门隔两三步的距离站着,旁边貌似还站着一个人,从张合的嘴唇来看好像在闲聊。

“话说你和anko交往了有一段时间了,他有送你巧克力吗?”

伊达?ankh背靠走廊的瓷壁细听他们的讲话。

话说我为什么要做类似偷听的事情…!

“现在还没收到,可能不会送了吧。”映司顿了顿,说:“又或者他早就忘了。”

啊我的确早就忘了,如果不是有人提起的话。

“之前也有和他说过想要,但现在想想,其实我和他都很少过类似这样的节日,收不收到似乎也并不重要了。”

“只要能像现在,偶尔吵闹偶尔去哪里玩,就已经足够了。”

“你之前不是这样说的吧。”

“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就已经是很难得了,人要学会知足嘛。”

 

ankh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了原地,在恍惚间走出教学楼的刹那时,双眼毫无预兆地被阳光刺痛,抬起手遮挡阳光的同时,脑海里是挥之不去的落寞语气,和不知所谓的对话。

什么知足?你不是一直想贪求更多吗?

 

 

 

***

“ankh。”“ankh酱~”

两把清脆的女声在耳边响起,金发少年下意识地寻找声音的源头,在前面不远的图书馆门口站着两位清秀的女性,是泉比奈和图书馆管理员的白石千世子。

从课室走出来后就一直神游状态的ankh在听到有人叫自己时才回过神,原本并无意愿搭理任何人,于是选择直接拐进旁边的另一条小道。

而其中一位长裙飘飘的少女见此状,快步来到金发少年旁边,抓住ankh的一只手往图书馆的方向拖去。在年级里出名的怪力女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在被抓到瞬间,金发少年仿佛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想反抗也来不及,只能任由被对方拖着走。

“ankh酱,下次听到有人叫你的时候起码要好好打声招呼,不能像刚才那样掉头走哦。”

“如果不是今天映司君请假也不会找你帮忙。”

来到图书馆门口后ankh才挣脱掉比奈的束缚,揉了揉被抓疼的右手,不耐烦地看着一唱一和的二人。

“这个是给你和映司君的。”比奈递出一个纸质袋子,ankh接在手中后查看,有两个用透明的玻璃纸包装的巧克力蛋糕。

“我和老师一起做的,大概和哥哥一样不太喜欢甜的所以特意用了黑巧克力做,应该能和你们口味。”

“哦。”

“在情人节里送巧克力这个习俗其实并不只是为了秀恩爱而存在的,重要的还是向对方表明心意或感谢的心情。ankh酱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认识了之后发现,原来也只是个单纯善良的孩子,老师很高兴能认识到很多不同的学生,也包括ankh酱在内。”

“也要感谢映司君能让我们认识你,ankh。”

在情人节里就一定要说这么肉麻的话吗?

听完二人的阐述,ankh点点头,然后转身向原路走去。

但是……

二人共同目送金发少年,然而在看到对方走了三四步就此停住了,背对着说:“老师,比奈。”

高挑挺拔的身影举起手中的纸袋,扭头对二人说:“谢了。”

也看到对方潇洒的侧脸上笑容四溢。

 

 

 

***

“已经是中午了,大家先去吃饭吧。”

映司用洪亮的声音说。听到的社员们纷纷放下手头的工作,蜂拥而至走出课室。唯独说话者还在不停地敲打键盘。

“喂映司,那些回来再做也可以吧,先去吃饭吧。”跟在大部队后面的伊达明看到黑发少年原地不动后便走过去说。

“我打完这份报告就去,你们先去吧。”

“哎,我知道了,不要太拼了哦。”

最后劝阻无效的伊达也离开了课室。待脚步声远去,课室只剩下打字的噼里啪啦声。

当打完最后一个字时,映司才注意到中午的休息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映司揉揉鼻梁,想驱走疲劳的同时决定随便解决午饭。离开座椅来到放衣服的储物柜,拿起外套时意外看到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个饭团和一罐咖啡,拿在手中时还有些许的余温,之前的疲劳仿佛瞬间烟消云散。迫不及待地拆开其中一个包装纸啃了一口,熟悉的味道大概知道是谁送来的慰问品了。

有预感今晚会有好事发生。

 

 

 

***

“我回来了。”

临近晚上九点时,志愿者社团的副会长终于结束了活动的准备工作回到宿舍。进门首先看到的是穿着宽松的长袖衣服和运动裤的ankh从浴室走出来,刚洗完的头发湿漉漉的,金发少年用毛巾擦拭着,偶尔滴落的水珠划过脖颈,勾勒出精致的锁骨。身上还残留着的热气和脸颊上若隐若现的绯红成了无意识的诱惑,令映司好想直接上前把对方拥入怀中蹂躏一番。

身体也跟着本能去做了,但指尖还没碰到对方时,额头就先迎来了被手指弹到的痛楚。

“好痛!”

“快点去洗澡,其他的等你出来再说。”

映司吃痛地捂着额头,始作俑者则一脸平静地继续擦着头发。鉴于自己的状况,映司只能先克制自己的欲望,脱下鞋子拿起床上的衣服后灰溜溜地走进浴室了。

听到浴室传来的水流声后,ankh拿起衣架,把毛巾晾在阳台,做完一系列的动作回到自己的床铺坐下,视线正好对上黑发少年的书桌上放着几个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然后再看自己的桌面上静静躺着一个纸袋和一盒没有包装纸包装的巧克力,商品的讯息直接裸露在外。与旁边的相比起来显得逊色不少。

ankh走到书桌前拿起纸袋里的其中一个蛋糕,拆开玻璃纸后撕下装载蛋糕的纸杯咬了一口,黑巧克力独有的苦涩醇厚和蛋糕的蓬松柔软组成一个美妙的口感,瞬间在味蕾中散开,平时除了甜腻的冰棍之外会对其他甜食很挑剔的ankh欣然接受了蛋糕的味道,用了不到一眨眼功夫就吃完了蛋糕,然后舔了舔嘴唇,小声嘀咕道:“多谢款待。”

 

当映司从浴室走出来时,看到同室的恋人正在床上玩着手机。为了尽快与对方说上话,黑发少年边哼着小曲边加快手脚完成一系列动作。

琐碎事解决完毕后,一直坐在自己床的ankh开口说:“桌面上的纸袋是比奈和千世子老师给的巧克力蛋糕,味道还不错。”

“真的?那既然ankh也说好吃的话就应该很好吃!”映司拆开层层包装后,说:“我不客气了!”然后咬下一口,“嗯!果然很好吃!”

ankh看着对方一惊一乍的表情轻笑了一声,接道:“你吃完后坐到你床上。”

映司三两下吃完了蛋糕,然后坐回自己床上。还未来得及开口问,突然迎面飞来了一盒物品,还好映司眼明手快接住了,定眼看,是一盒抹茶口味的巧克力。

“这个挺好吃的,推荐给你。”金发少年说完后别过头看向其他地方。顿时,映司感到有一股暖流流入心田,情不自禁地笑出声。

“我还以为你不会送呢。”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退缩让我心软……”

“什么?”

“我说,你不是一直欲求不满的吗?何时有过知足的时候?”

“原来你听到了…”

映司低下头,望着握在手里的盒子,突然沿着包装盒的虚线撕开一个口,几十颗独立包装的巧克力呈现在眼前,拿起其中一颗撕开塑料袋放进嘴里,浓郁的可可豆中隐约夹暇着抹茶的清香,甜而不腻,的确会是对方喜爱的类型。

“其实,那也是我的真心话。”吃完一颗巧克力的映司正视对面床的ankh说道,“最初我们两个互相绕了不少远路,也花了很多时间才能有现在的生活,本来就得来不易了我居然还对此不满足,我还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得不到满足有什么不好?”ankh对上映司的视线,“就像每天都向你索要一条冰棍的原理一样,难道你就此停止前进?”边说边上前轻轻环抱对方。

“你的欲望不是一直都深不见底吗?”

磁性的嗓音回响在不大的房间里,映司回抱金发少年,沐浴露的清香渗进鼻腔,心中不再有一丝畏惧。

“那么现在我想要…”

“什么……?”

突然被用力一拉,随即倒在床上,然后被湿热的双唇抚上一个热烈的吻。唇舌交战了几个回合后才停歇下来,映司满意地看着身下的人被渐渐染上绯红。

“等等,明天不是周末…”

“今天忙了一整天骨头都快散架了,何况只是两节课真没动力起床,干脆明天一起翘课好了~而且,”映司像偷了腥的猫得意地笑了笑,说:“是你自己说的,要遵从自己的欲望嘛。”

 

 

 

尽管情人节即将过去了,但夜晚还持续着。

正所谓长夜漫漫而无心睡眠,大概就是形容有伴的人士们了。

 

 

 

-End-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