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绊-

-会不定期发粮但只要点个赞就足够不求关注-只会发各种牢骚和自我满足的透明人-

Christmas Eve


 

*cp:映an

*设定是普通的大学生

*OOC会有

 

 

“好冷,今天怎么又冷了。”金发少年边抱怨边对着冻僵的双手呵气,期望能驱赶凌人的寒气。额前的卷发因走路的幅度过大而抖动。

“因为昨天下了场小雨嘛。”声音来自身旁正双手插在口袋中的黑发少年,在看到金发少年的双手毫无血气后,伸出右手抓住对方的左手,透过掌心的皮肤接触能体会到对方所说的“冷”,没有多说什么,自然而然地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继续行走。

“另一只手不还是冷吗。”金发少年随后自言自语道,用剩下的右手提了提脖颈上的围巾后插进皮甲的口袋里。

黑发少年以为类似这样亲昵的动作会惹来平时不怎么坦率的对方一阵反抗,不知道是心情还是别的原因,在吐槽了一句话后便不再有任何声响,安静地并肩走着。

嗯这也是他可爱的地方。始作俑者偷偷想到。

口袋里相互牵着的左右手,掌心因温热而渗出微微的薄汗。

 

今天是圣诞夜前夕的平安夜,校园里充满着热闹非凡的气息,橙红的灯光,节奏舒缓或欢快的音乐,学生们爽朗的笑声……温馨的气氛犹如春风般驱赶寒冷。偶尔也会见到小情侣安静地坐在路边的石凳上窃窃私语,甜腻的气息也向外满溢。

但ankh并没有被气氛所感染。

从收银台走过来的映司看到ankh一脸不耐烦地托着腮望向别处,映司好奇的跟随对方的视线,看到的是旁边不远处的一桌上,一帮看似正玩游戏联谊的男女学生正玩得起劲。

“早知道答应伊达前辈的邀请去参加聚会好了。”映司拉开ankh旁的一张椅子后坐下说。

“哼,想去的话就去。”ankh嗤之以鼻回道,视线转至前方空无一人的桌子上。

“那样会剩下ankh一个人在宿舍待着啊,明明是平安夜应该是大家在一起开心的度过才对。”

“我没叫你留下来陪我,说起来要不是有一条冰棍做交换才不会在这么冷的天气里陪你出来吃宵夜。”

“别这样说嘛,反正在宿舍也是无聊,倒不如出来吃些东西打发下时间更好。还是说,”

映司停顿了一下后,眼神投向对方后继续说道:“ankh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一直望向别处的ankh终于将注意力转移至身旁的人,也正好对上映司的视线。瞳孔散发的光彩如同孩子般好奇天真。

“你只是想让我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吧。”

“啊,暴露了?”

“笨蛋映司。”然后再次移开视线。

一直认为对方是属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类型,但并不代表他的想法能容易看穿。

短暂的对话与旁边不断响起的说话声相比显得更加安静。

“并不是讨厌圣诞节。”金发少年背靠向椅子,若有所思道。

“只是没有过节的习惯摆了。”

“嗯我也是。”

“那以后我们两个人一起过好了。”黑发少年带着宠溺的语气笑着说。

“还真能皮笑肉不笑地说出这些话。”金发少年轻笑一声后,转身突然伸手拉着黑发少年的衣领,二人的距离瞬间缩短至几毫米。映司能感觉到对方额前的毛发如猫轻柔的挠动着脸颊,痒痒的。

“别以为这样就能抵消今天的冰棍。”ankh低沉的嗓音说着不可忽视的事实。由于距离过短的原因使热气喷洒在映司的脸颊上,有股冲动想要上前堵住面前喋喋不休的嘴巴,原本正经的话语变成了无意识的诱惑。

映司惊觉不妙后连忙双手推脱着对方说:“啊啊啊是是是一点都没有这样的意思,话说能放手了吗?”

ankh在听完映司的话后才发现自己过于冲动,别过头放开抓着衣领的手,坐回原位。二人再次恢复原有的距离。

映司在对方松开手后舒了一口气,也即时捕捉到对方的脸颊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殷红。

大概是在意识到后感到不好意思吧,虽然我也没资格说。

 

过了不久,热气腾腾的食物终于摆上了桌子。映司期待已久的拿起筷子,向面前的食物展开进攻,还不忘对金发少年说“这家的烧烤挺不错的”的赞语。ankh则慢条斯理的夹起想吃的菜放进口中咀嚼,边说着“还不赖”。

音响里流淌着悠扬轻松的音乐,隔壁桌子的笑声不曾间断,话语并不多的二人也从没有关注过他人的一言一动或特意制造气氛,如同往常般的言语动作都自然而然地融入节日当中,一点都不显突兀。

温暖再次得以蔓延。

 

随着桌面上的食物越来越少,二人也差不多感到饱腹,渐渐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准备离开。而起身的刹那,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个,不好意思能打扰一下吗?”一个甜美而胆怯的声音响起。

“诶,我吗?”映司随处张望后,才得知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后才惊奇的回答道。

“嗯。”少女用力的点头后,拿出纸和笔递向映司面前说:“因为我玩惩罚游戏输了要随意找一位不认识的异性索要电话号码,方便的话能写下你的电话号码吗?”

“啊原来如此。”映司回以亲切的笑容说道。

站在旁边的ankh却感到一股毫无由来的烦躁。

并不在意来者的用意,只是看不惯映司能随便对其他人展开笑容。

虽然明知道对方就是这种和蔼可亲的性格。

但压抑不住的烦躁还是不断滋生。

总觉得自从喜欢上你以后就更容易焦躁。

 

 

“突然怎么了。”被连拖带拉地来到山顶后映司疑惑地问。

只见ankh放开抓着对方的手后毫无表情地坐在草坪上,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那里很吵摆了。”手中拿着不合时节的冰棍放在嘴边舔舐。

映司看到对方毫不在意的吃起冰棍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之前还说冷现在又吃冰棍不矛盾吗?”

“要你管。”惹来的是一番冷言冷语。

周围的空气似乎又变得更冷了。

 

在映司准备接过对方手中的纸和笔时,ankh突然无声地站了起来,粗鲁地抓着映司的手臂从座位上拉了起来,然后自顾自的拉着离开,全然没有理会站在一旁的少女一脸惊讶的表情。当映司迅速反应过后,对少女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以表歉意。

途中如果没有提到买冰棍的话,ankh极有可能继续鲁莽地拉着自己漫无目的地行走。

 

待头脑冷静下来后,映司安静的坐在ankh旁边,回想起在吃完宵夜后的情景,大概再迟钝的自己也能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虽然在旁人看来是无理取闹,但映司从不会对此生气,因为他明白那也是对方在乎自己的行为。

其实ankh知道自己的神经质又犯了,但碍于自尊心高而找不到合适的台阶,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而一口咬断水蓝色的冰棍,苏打清爽而甜腻的味道瞬间充满口腔,冰块的冷也随之刺激着口腔内壁神经,有类似腥甜的气味伴随着苏打的味道一同吞进喉咙。

“好冰。”在沉默了一段时间后ankh望着冰棍参差不齐的表面开口道。

“嗯?”

“啊因为是冬天嘛。”

映司用了一两秒的时间才跟得上对方的弧长。在听到对方恢复了平时的语气说话后,映司再次开口道:“那个,刚才只是个意外。”

“我知道。”

大概也就只有这样才能下台阶吧。映司轻笑着想。然后面向正前方。

平坦的草坪与漆黑的夜空连接在一起,如同海平面上的天水一线。虽说是圣诞前夜,但并不是每个地方都充满着欢声笑语,例如此时此刻的山顶正寂静的吹着寒风。冷冽的寒风拂过,树叶发出唰唰的声响替代了夏日里虫鸣的歌唱。远处的高架桥上偶尔有日夜不眠的货车驶过,车头灯与路灯相互扶持,共同照亮黑夜。

“可能是天气冷吧,不然这里也会变得热闹起来。”

“啊。”

“但也正因如此,才成为了今晚唯一安静的地方。”

“不,还有一个地方。”

“诶哪里?”

“宿舍。”

“噗,你还真不喜欢出来逛。”映司噗嗤的笑出声,对方似乎也被感染似的咧开嘴笑。

之后也是维持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样看似普通的日常生活时间,也所剩无几了。

ankh知道映司没有去参加聚会而是选择和自己出来吃宵夜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今年是在校园里度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

并不是说以后出来社会工作没有机会一起度过,但二人各自所选择的路注定两人不会一帆风顺。自己想向艺人界进发,而映司大概是回去继承他老爸的事业吧。可能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间会增多,想要私下一起见面的话会很艰难吧。

当二人再次停止交流后,映司无意地看到ankh的侧脸,过长的金色刘海遮挡着耳朵以上的脸部,看不清对方此时的神情,一动不动的犹如出神般地望向远方。一丝寂寞笼罩着金发少年身上。

正因为这个理由,我才故意约你出来啊。

左手伸进衣服口袋,摸到一个光滑的表面后拿出口袋外,递给金发少年。

“圣诞快乐,ankh。”

被叫到名字的金发少年此时才回过神,看着对方手中的盒子后还是没能一时半刻领会对方的意思。

“圣诞节礼物。”

在迟疑了一两秒后,ankh才反应过来,道谢后缓慢地接在手中。为了方便打开盒子而把吃完冰棍的棍子含在嘴中,很快便拆开了包装纸,打开盒子后,瞳孔里有了一点的光彩聚焦。

一枚银质的戒指静静躺在盒子中间。

“我一直觉得ankh的手很美,戴起来一定会很好看。”

“还有,”映司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以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尽管如此,我也想和你一起走向未来。”

总觉得,突然安心了。

“哼,你也还真是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些话。”ankh虽口头嘲讽着,但还是把银戒从盒子中取出,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然后五指展开,伸直手臂举向空中。以黑夜作为背景,即使没有任何的灯光或星星照耀,也能隐约地看到银戒那微弱暗淡的光芒在闪烁着。

“不错的礼物,我收下了。”ankh放下手臂对映司轻笑道,嘴角倾泻而出的笑意是今晚最美的笑容,对映司来说也是最好的礼物。

“嗯,你喜欢就好。”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映司在起身后拍拍身上的草后和对方说道。

“映司。”

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映司本能地转过头,突然有一条木质的棍条被强行塞进嘴里,接着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嗓音说着“圣诞快乐”,然后向身后迈步离开了。

在反应过来后取出嘴里的异物,是一条吃剩的冰棍木条,上面印着“再来一个”的字样。映司在明白了意思后想说给对方时,早已不在身后。他轻笑了一声,快步跟上对方的脚步,顺便牵起对方的左手一起离开。

冬天的气息似乎与他们遥遥无期。

 

 

-End-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