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绊-

-会不定期发粮但只要点个赞就足够不求关注-只会发各种牢骚和自我满足的透明人-

Doom

*纯粹想营造氛围内容有点不明所以_(:з」∠)_

*这里是后篇

 


一片漆黑。本宫大辅睁开眼时这样想到,不管前方还是身后,都是一片令人绝望的黑暗,他把手伸到眼前,奇怪的是,他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五指,于是我看下自己,能清晰无比的看到自己的身体,自己犹如一个会发光的物体。

虽然能看到自己,但眼前无尽的漆黑多少都令自己无所适应。直觉告诉自己,他想离开这里,去到一个有阳光普照的地方。

于是,他迈开脚步,去寻找其他地方。但眼前的黑暗令他找不到方向,只能盲目的前进,他想,起码比呆在原地好多了。但其实,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他并不知道,但周围的漆黑并没有给他带来畏惧,所以他才可以毫不在意的前进。

感觉走了一段路后,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扇门,银白的颜色让大辅迅速捕捉到他的方位,于是他快步跑过去,心想这里应该是出口了。当手握上门把时,手掌传来的温度异常冰冷,但大辅没有在意,于是旋转门把,推开门后,准备迎接光明时,他看到的依旧是一片黑暗。

大辅打开门后看到还是一样的情景后,心情多少都会失落,但他并没有放弃,走进去后继续向前迈步。

没过多久后,又见到同一扇门。大辅以为这次是出口了,打开门后,还是一样的情景。于是他有点懊恼,进去后直接跑了起来。第三扇,第四扇……无论穿过多少扇门后,还是一样的情景,就像又回到原地一样。大辅已经烦躁起来,难道就要永远留在这种鬼地方吗!?

当他以为找不到出口时,眼前又出现了一扇门,但门的颜色呈浅灰的白,也多一些简单的花纹装饰。于是大辅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打开了门。

打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是微弱的光。大辅用手挡在眼前,等眼睛适应后,他首先看到的是一轮洁白的圆月高高的挂在头上,它优美的姿态散发着寂静的气息,令黑暗再增几分清冷。远处是一个湖泊,月亮的姿态清晰的倒影在水面。耳边幽幽的传来声音,是钢琴的声音。大辅望了望周围,在离湖泊不远的地方发现有一部纯黑的钢琴,一位少年在弹奏着。优美的琴声顺着少年的弹奏而响起,清晰的回荡着,远处还传来了一股类似花香的味道,幽暗甜美的气息令大辅心中的烦躁渐渐消失,他再望向湖泊,不知何时岸上是盛开着的不知名的小花,他想香味大概是从那里散发过来的。虽然大辅还是找不到出口,但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琴声,想着寻找出口的想法顿时消失不见。

他静静的听着琴声,旋律颇为缓慢,前半部分的中音合着高音的主旋律听起来很悦耳,但却莫名的透露出忧伤的情感。

一曲毕后,大辅轻轻的拍起手掌,而坐在钢琴面前的少年明显受到惊吓,他向四周张望,看到了站在远处的大辅。于是他礼貌的向对方点点头。

大辅走向钢琴旁,他看到弹钢琴的少年有着白皙的皮肤,但脸上却缺乏红细胞般的惨白,手指修长且关节分明,一双非常适合弹钢琴的手。深蓝发丝下是一副精致的五官,少年此时微微的扬起嘴角,却毫无精神。

大辅向对方打听这里的一些事,却什么也打听不到。于是他也顺其自然的和对方留在这里。少年的名字叫一乘寺贤,也是和自己同样的经历,唯一不同的是他是一开始就在这里,没有离开过。于是大辅也留在这里,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可能是觉得如果我和你都是一个人的话,那不如呆在一起会好点,起码会减少心中的不安。

 

后来,大辅一直坐在旁边陪着贤弹琴,不会觉得无聊或烦躁,也不会感觉到疲惫感,只是静静的坐在他身边陪着他,默默的听着少年弹奏的歌曲,虽然是同一首歌。他们偶尔也会聊起自己,但大辅不记得来这里之前发生过的事,于是也只是普通的告诉对方忘了,而对方也极少提到自己的事,于是他们犹如心照不宣的互相不提过去的事,只是像这样,贤安静的弹奏,大辅在旁凝听,与周围的环境形成一幅幽静的画,宁静而优美。

 

 

你会离开这里的。贤突然说到。

为什么。大辅问到。

因为这里,是一个被荒废的地方。

你正在跌向深渊。

 

 

如果这里是深渊的话,为什么会那么凄美和寂寞。

 

 

 

一乘寺贤睁开眼后,发现眼前有一部钢琴。纯黑的钢琴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轻易发现,可能他看到钢琴被一层光所包裹着,或者只是他自己凭空想象的。他走到钢琴面前,表面是一尘不染的琴盖,打开后,琴键的黑白相间清晰可见。食指轻轻的按下一个白键,琴声随之响起,久久回荡在漆黑的空间里。他坐在椅子上,双手轻轻的按动琴键,优美的琴声随着手指的按动组成一支歌曲,曲调唯美而伤感。贤不知道为什么会弹奏这样的歌曲,身体犹如不受控制般的无休止弹奏。

直到一滴冰冷的液体滴在手背上后,才发现身后已不再只剩漆黑。天上一轮圆月挂起,下面是一面漆黑的湖水反射着月亮的姿态,不知名的小花在湖边盛开,清香甜美的味道渗入心扉。后来贤自己轻笑一声后,回过身继续弹奏歌曲,依然是那缓慢而清冷的曲调。

后来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后,他突然发现,有一名少年也来到这里来,他有点惊讶,他以为这里除了他自己以外不会再有任何人,然后就这样孤单的过完一生。

来者叫本宫大辅。他有着阳光般的气息。这是贤所下的定论,因为当他第一次见到大辅时,脸上灿烂的笑容令他想起太阳般的温暖。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不见天日了。

他先前问了关于这里的事情后,便和他一同留在这里,倾听他的弹奏。明明是同一首歌曲,还有那万年不变的曲调,但二人却毫无厌烦的重复着,心中的孤单也在渐渐的减少。途中聊起各自的事,大辅说忘记了,虽然自己说了一些,但其实自己也不确定,因为他也忘了来这里之前的事,于是随便的说了一两句后,二人继续做着同样的动作。

 

 

突然,他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说,这样好吗?

你知道深渊的黑暗并不是他的归属。

他还在向往着光明。

 

 

是吗,我还以为他会永远的陪在我身边。

 

 

 

大辅听到贤说他会离开时,他意外的没有反应很大,只是轻轻的说他不会离开这里,不会离开他。他安慰般的亲吻着他,细碎的吻轻柔的落在贤的额上,他落下一滴眼泪,说你一定会离开这里的。

 

 

贤说,其实我很害怕睁开眼后看到一片黑暗。

大辅说,那么我会成为你的眼睛,展示一片蓝色的天空给你。

 

贤说,其实我很害怕释放心中的感情。

大辅说,那么我会成为你的翅膀,为你释放飞翔的勇气。

 

贤说,其实我很害怕独自一人在黑暗中。

大辅说,那么我会成为耀眼的星星,在黑夜里为你闪耀。

 

 

其实我很害怕迷失自我。

那么我会成为你的明灯,一直为你照耀指路。

 

 

虽然现在正跌向深渊,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站在蓝天下。

 

 

我喜欢你。

但现在我必须和你说再见。

 

 

 

大辅最终离开了那个地方。他说这里是深渊的话那他去寻找地面的地方,找到后会回到这里带他离开这里,一同沐浴在阳光下。

然后他离开了,世界又只剩自己一个人,他呆呆的望着对方离开的那扇门渐渐消失。

 

 

就算你找到了地面,也找不回这里的路了。

就像我也喜欢着你,而你却已经不在了般。

 

 

                  -End-


评论

热度(2)

  1. 艾丽丝-牵绊- 转载了此文字